我的三年疫情岁月

发布于 2022-04-13  59 次阅读


近来梦多,有时也依稀梦见某个好久不见老朋友。恰逢,昨日无意间听到林志炫的《凤凰花开的路口》,心口有几分温热、有几分落寞,一些尘封许久的记忆也慢慢开始变得鲜活。

在准备高考那年中旬,疫情便席卷而来。刚开始还是小荷才露尖尖角,像初出茅庐的“小姑娘”,但其却依然有千军万马之势——在家上网课就是一个鲜活的例子。此时,我也仅以我并不熟悉的“非典”拿来做安慰剂。对与此物,我不太有科学精神,见众人也是一副“洒洒水啦”的姿态,且因为有党的带领,算是吃了颗定心丸。活了十几年,“时刻准备着”从誓言变成了行动。有一瞬间,感觉自己变成一位战士。

我也终于领会到什么叫做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”、什么叫做“光阴荏苒”。

尽管已经步入“高等学府”,心中也依然布满阴翳。想要说点什么,却有双无形的手,在心边盘旋,反复下一秒就会捏碎它。沉默呵、沉默呵,不在沉默中爆发,就在沉默中灭亡!

“爱国、敬业、诚信、友善”,在这期间,确实被社会各界人士演绎地活灵活现。有毅然维护祖国利益神圣不可侵犯者,亦有灵活调动底线的、拿爱国当最后一块遮羞布的爱国者;有勤恳任劳任怨的、数过家门而不入的当代大禹,亦有“精准调控”、不清楚为什么“集五福”自己终是扫不到“敬业福”的、卷心菜几十块一颗的奢侈品大贾;还有众志成城的听党指挥的广大人民群众,与“挖人墙角补己缺口的”、崇尚西式自由民主的、“嘴上摸石灰”者。我可算是生动的理解了什么叫做“外甥打灯笼——照旧”。

总而言之,言而总之,至少我是切身体会到什么叫“听党指挥,能打胜仗”。希望本无所谓有,无所谓无的。这正如战“疫”的路。走的人多了,也便成了路。丢掉幻想,准备斗争


时间的列车,下一站是过去还是未来